毕业论文查重 “天临三年”,贫穷限制了我的毕业!

又到了一年毕业季,相信对于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来说,除了分别和不舍,感受最大的莫过于毕业论文的压力。

这几天,关于“毕业论文查重”的话题不断地登上热搜词条!

说到论文查重,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历史性人物——娱乐圈著名“高学历博士”翟天临。

2019 年,“翟博士”在一次直播中反问网友“知网是什么东西”而被质疑学术造假。

随即,翟天临毕业学校北京电影学院成立调查组对其论文进行调查。

结果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大跳啊!

翟的论文《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与非著名十八线期刊《广电时评》和《黄山学院学报》中两篇文章相似度极高。

更有网友曝出翟天临大段引用都不带看标点符号和前后语句的,就直接复制粘贴。

因此,网友们纷纷对其取得的博士及博士后的学位表示深切质疑。

而随着翟天临个人学术事件热度的攀升,整个学术界也被顺藤摸瓜牵连出一系列丑闻!

因此,从 2019 年开始,教育部及各高校对于毕业生论文查重率进行了严格的限制,严防学术不端和学术造假现象。

从此, 2019 年也被广大苦逼毕业生笑称为“天临元年”!

今年是“天临三年”,两年过去了,“天临事件”再一次登上了热搜。

原因无他,随着高校对毕业生论文查重率的要求,毕业生们不断地修改论文,再到知网上进行查重,不断增长的需求量使得知网查重费用也水涨船高,一年翻了近十倍。

据悉,到目前为止,知网本科查重一次的费用已从原来的三十多飚升至三百多。研究生的查重费用也从一百多一次到如今的一千多一次。

不少大学生毕个业论文都得花个几百上千块才能勉强搞定。

不得不说,这个价格对于还未工作的大学生来说,确实不便宜。

(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的发挥!)

所以,每年一到毕业季,翟博士的“黑粉”数量就急剧上升!

不管多红的明星,他的粉丝群体受教育程度可能都参差不齐。

但翟博士的“黑粉”,绝对是娱乐圈内学历最高的粉丝群体了!

正所谓“没有人每年都骂翟天临,但翟天临每年都有人骂!”

从本科毕业生到博士毕业生,一批又一批被论文查重逼得头秃的高知识分子,纷纷冲到翟博士微博底下亲(liu)切(yan)问(xie)候(fen)!

自己好好写出的论文因为查重率高而被改得面目全非。

就连专门的学术用语都可能被查重时标红。

法学院的学生:“难道要我自己编写法条?”

历史系的学生:“难道让我篡改历史?”

前面的人一批批地毕业,后面人的论文只会越来越难写,重复率会越来越高,这种内卷现象也会越来越严重。

而查重费用的连年爆涨,更使得广大毕业生们纷纷将枪口再次对准了事件的导火索——翟博士。

一改往年的沉默,今年,翟博士不仅对留言的网友一一进行了回复安慰。还佛系地看待自己被骂事件。

我相信,对于还在为论文而奋斗的广大毕业生们来说,再爽的泄愤可能也比不上切实的实惠来的好。

当然,这个实惠不可能是一朝回到改革前,从此不再看查重,而是希望有关方对于查重费用能够进行有效管控。

更有不少毕业生发现自己的知网账号被盗,而账号里,学校提供的免费查重次数竟被挂到某电商网站上公开销售!

以前还能在某宝看到“专业代写论文”的商品。

而现在代写论文不行了,应势而生的高额降重服务却在网上搞的如火如荼。

在论文查重过关的大趋势下,毕业生的论文为了降重改了又改,改得面目全非的不在少数。也早已看不出论文本来的研究思想。
为何这种无成本的网络查重服务竟会暴涨至如此高价?

这种国家性的网络知识服务平台,最终利益究竟流向何方?

随之衍生的灰色盗号利益产业链该如何制止?

查重率限制下的论文与答辩趋于形式化的现象,是否属于矫正过度了呢?

这些学生面临的一系列切实问题及涉及到的行业违法现象都值得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胖友们有过被论文支配的恐惧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1
分享
评论 抢沙发